回到顶部

首页>“医”“师”交流>内容详情

『心理成长』“我不喜欢引起他人的注意 ” | 研究:不愿意讨好,他们选择“社交隐身”

发布人:信息发布员发表于:2018-08-08 09:51:32 阅读(154)Alternate Text收藏

分享到:0

心理困惑,拨打公益心理热线12320,请专家解答。

或点击图片

在线向专家提问!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本漫画,名字叫做《芬兰人的噩梦》(Korhonen, 2018)。芬兰的地理位置特殊,有一部分位于北极圈内,这个国家人口极少,又有着漫长的黑夜与冬天,因此书的作者Karoliina Korhonen认为,芬兰人有着一种特殊的内向性格——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缺乏社交。


作者用马蒂这个人物,表达了一个普通芬兰人的噩梦时刻,比如: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这些噩梦时刻有些熟悉?“芬兰人的噩梦时刻”不止属于芬兰人。应该说,它属于全世界害怕社交的人类。因此,有一个词被社恐联盟制造出来:

这本漫画让我想到,后台也有粉丝留言表达过:ta一直希望是一个在社交场合中不要引起他人注意的人,最好独自悄悄地存在,被人注意到会让ta不舒服。但ta同时又想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问题?


今天我们就要来聊聊,在社交中“隐形”的这么一群人。

社交中的“隐形人”指的是那些“由于主观的意愿,或者客观的局限,不希望在社交场合引起他人注意的人”。


不同的社交场景中隐形的程度和类型都会有所不同:


  • 有些人不愿意在任何形式的社交场合引起注意。他们是如此地容易觉得窘迫,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沉默寡言、低头没有太多表情。


  • 也有一些人能够处理特定的社交形式, 比如能够处理与少数几个人的日常相处,但无法面对“比较重要的人”的注意;或者是能够应付工作形式的发言,却会对私人式的交往无所适从。


  • 还有一种人,只是自己认为自己“不引起注意”,实际上在他人眼中他们高冷、孤傲,刻意与人群划开距离。


  • 最后一种,是那些实际上不隐形、自己也认为自己不隐形,但内心始终怀有不适感,一直期许“要是更不引人注意就好了”——只是强行应付。


这些人的内心也许不是没有孤独感,只是相比于尴尬、猜测、被拒绝、不被喜欢等负面感受,孤独是一种更平静、也因而相对更舒适的状态。他们主动向往着更加疏离的状态。


他们不一定完全符合社交焦虑障碍的诊断,但尽管表现不同、程度各异,这些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与社会评价相关的焦虑”。


“与社会评价相关的焦虑”(Social-evaluative anxiety)是指在社交情境里的压力、不适、恐惧、焦虑的体验,而这些体验的本质是对于来自他人的负面评价的恐惧,害怕失去社交性的肯定(Watson & Friend, 1969)


他们对社交情境焦虑且警觉,还会主动回避让自己害怕的社交情境,或是带着强烈的焦虑去忍受。

1.注意力分配偏差

(Rooijen, Ploeger & Kret, 2017)


大量研究发现,在具有“与社会评价相关的焦虑感(后文简称社交焦虑)”的那些人身上,存在着注意力分配的偏差。


这些偏差,影响了他们对自我、他人、世界的理解,从而影响了他们对于外界刺激的反应、和他们行为策略的选择。


a.对于“威胁信号”的注意力偏差


1986年,心理学家MacLeod, Mathews 和Tata发明了“点探测任务”来研究人们注意力分配的偏差。


在屏幕上,两张脸(或两个词语)同时出现在屏幕的两侧,一边是中立的表情/含义,另一边是有情绪的表情/含义。随后,这两张脸(或两个词语)消失,一个小圆点出现在刚才脸所处于的位置(两侧中的一侧),很快又消失,再让被试者反应指出圆点刚刚出现在哪边。


这个实验会记录人们花了多长时间反应出圆点的位置。实验者认为,如果反应速度更快,说明被试对于那一类的表情的注意力分配更多。


这个实验被广泛应用,尽管目前还有一些不同的结果在被展开讨论,但有一个被公认的结果显示:那些怀有社交焦虑的人,对“愤怒”这种具有威胁性的脸反应更快,也就是说,他们会给“威胁性的信息”分配更多注意力。


后来,基于这个实验的一个加强版实验还发现:这些人的注意力还会更长久地被这些“威胁性的信息”吸引,难以从上面移开注意。


因此,这些人客观评估周围信息的能力是有所不足的,他们的评估通常更为消极、负面。


比如Seeker(2014)提到,心理学家Thomas Rodebaugh研究发现,社交焦虑者往往会低估自己和他人的关系。社交焦虑者普遍认为自己与朋友之间关系较差;但朋友们的意见却相反,他们觉得两人的友谊很牢靠。


当然,对关系的警觉也有一定的好处。警觉的人们会更努力作出利他的举动,以获得他人的认可。但一旦当这些人感到“讨好”没有止尽、或非常累人,他们就可能选择宁可在社交中隐形,放弃赢得他人的认可(即便可能事实上他人已经认可了他们),但也放弃迎合的努力。


b.过度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

(Crozier & Russell,1992)


选择社交隐形,还和这些人无法从自己的注意力中隐形有关。


社交焦虑的人,很多都有着过高的“自我感知力”(self-consciousness)。这是一种时刻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仿佛始终有人看着自己最细微的一举一动,每个人都在注意自己,因此感到极大的压力和容易尴尬。


这种“过于注意到自己的状态”,会让人们很容易因为细节就陷入极大的情绪不安,因而无法很好地完成复杂的行动。他们只有默默地确保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才能最好地开展行动。


2.“去个体化”的诱惑

(Roeckelein,2006)


去个体化,指的是人们因为融于团体中,更少感受到自身的责任感、不容易被追责,因而会降低内心的准则,减少对自己行动的抑制。


关于去个体化的经典理论,更多谈及“融于群体”造成的匿名性,让人更容易做出不道德的行动。


而在当代理论中,社会心理学家认为,人们自我觉知的下降,才是“去个体化”的最为本质的特征。当人们处于群体中,他们更多考虑到群体的特征、文化,而不那么觉察到自身的个体性。这会带来人们行为的改变。


“去个体化”的过程可以带来不同的行动,比如大规模的慈善、或者大规模的暴力。但对于那些社交焦虑的人来说,隐身于群体中,意味着他们的注意力可以一定程度从自身移开;意味着外界更多会对一个群体身份做出评价,而不是他们个体身份。


对于社交焦虑者而言,隐身于群体意味着更多的自由、更少的束缚感、更为舒适——终于有机会稍稍放飞一下自我了。


3.社交技能的缺乏也会导致社交隐形


还有一些在社交中希望隐形的人,纯粹是因为没有掌握应付社交场合的技能。比如在开头提到的小书《芬兰人的噩梦》中,一个被广泛传播的噩梦是:主角走上公交车,发现没有单独一排的座位了——这时虽然还有很多空位,但因为这些空位身边都已经有人,主角就觉得自己无法去坐——觉得太过尴尬。


这就是因为主角没有掌握和陌生人之间,浅度的、暂时性的社交技能,比如只是目光交汇,点头微笑打个招呼。


再比如很多人觉得被人注意很尴尬,是因为没有掌握在自己出现一些窘况时,迅速使用自嘲的方式使氛围变得轻松。——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这些场合才会令他们觉得无所适从、压力很大,从而希望完全隐形。

大量研究已经反复证明,社交焦虑的状态会影响人们抓住职场中,本该属于自己的机会;而缺乏社交支持本身就与大量不良后果相关:包括抑郁、压力、甚至更早的死亡。


如果你总是在社交中保持隐形,你永远没有机会发现,其实自己是被欢迎的、受到认可的。你也将没有机会挑战自己的潜能,或者通过别人的眼睛发现更多的自己。你也很难为自己搭建出一个可靠的社交支持性网络——在其中你们能够从情感和资源上都互相帮助。


改变人的社交隐形的愿望,主要是通过改变注意力偏差和不良认知模式。


1.注意力重塑训练


a.通过点探测任务训练“自动化注意力分配”的过程


在前文提到过的点探测任务中,屏幕两侧同时出现两种刺激信号,其中一边是中立的情感信号(如中立的表情图片),另一边是有敌意的情感信号(如愤怒的情感图片)。然后信号消失,一个原点会出现在两侧任意一侧。


实验者通过控制圆点出现的位置(让圆点始终出现在中立信号的一侧),通过让被试者注意圆点的方式,反复训练被试的注意力更多投向中立信号的一侧。研究显示,这种训练方法,能够有效缓解社交焦虑者对于“威胁信号”的注意力偏好,帮助他们将注意力更多自动分配到中立的信号上去(Dandenea & Baldwin,2004)


比如, Cowart & Ollendick(2011) 分别对8 岁、9 岁的儿童进行点探测注意偏向训练,时间是5周, 每周两次。最后发现社交焦虑儿童在Spence 儿童焦虑问卷中的分数分别降低了62.5%和73.5%。


b.认知偏差调整治疗


基于Beck的认知行为疗法,认知偏差调整治疗,是通过找证据等方式,挑战人们习以为常的解读社交信号的认知模式。比如你可以尝试下述情境:


情境:今天我和同事说一件事,同事没有直接反应,ta一定是内心在讨厌我,不愿意理我。



情绪和身体感觉(百分比为感受强度):焦虑 90%,害怕80%,伤心80%;发抖40%,出汗50%


焦虑预期(百分比表示对预期的相信程度):这个人不喜欢我,ta对我没有真诚更没有关心。


替代的想法(百分比表示对想法的相信程度):

1同事可能只是当时有一些别的事在走神,50%;

2同事可能觉得不知道怎么回应60%;

3 同事本身是一个不太知道如何回应他人的人,不是针对我50%;

 

如何找到替代的想法呢?你可以问自己一些问题:支持我负面预期的证据是什么? 不支持我负面预期的证据是什么?一个更现实的可能性是什么?(比如,对方以前一直都会回应我,曾经有一些事让我感到自己是被ta喜爱的。Or,曾经也有别的人跟我表达过觉得这位同事不会回应人。) 


注意,自己的想象并不能作为证据(evidence),比如,你觉得对方很厌烦,但这是你的个人猜想,而不是事实(对方真的表达出厌烦)。

 

在写下替代的想法后,还要尝试去验证“负面预期是错误的”。所以你还要做出实验。

 

实验:找到这位同事,请ta喝奶茶,告诉ta自己正在和自我认知有关的探索和努力,想麻烦ta和你讨论一些事。然后把这件事你内心的感受说出来,并询问对方当时真实的情况。


如果你觉得这种实验太难,你也可以选择再和这位同事交流一件你自己的事,并观察一段时间ta这个人,看看会不会有新的结论。


而当你感到发起交流本身就很困难时,你还可以试着模拟社交中会发生的各种状况,为自己多演练几遍,再去实践。

 

要注意,关键的问题是,不要让自己在一开始有了负面感受时就选择回避,要面对。


简单来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希望在社交中隐形的人,你要意识到,你可能过多注意到了那些负面的反馈、或者把中立模糊的信息自己解读为了敌意和反感。


当你的这些下意识的想法发生改变,你会对社交生活有一种全新的感受: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社交没有你以为地那么痛苦。


到那时,你才会开始享受被人看见、被人注意的过程,能够客观地看到他人对自己的肯定,更不会错失生活中难得的善意。


我相信,到那时你一定会比现在更快乐。

来源:微信公众号“KnowYourself"

重庆12320心理援助热线

根据《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病预防控制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渝卫办疾控发﹝2015﹞318号)附件《2015年度重庆市重大公共卫生项目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项目实施方案要求,重庆市12320卫生热线与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并... [详情]

在线留言问专家

友情链接

中国心理学会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与心理学院 心援网 简单心理 壹心理

关注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请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