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恋爱专题>内容详情

“一言不合就拉黑” | 越着急离开的人,越放不下过去

发布人:信息发布员发表于:2018-09-30 11:09:09 阅读(187)Alternate Text收藏

分享到:0

心理困惑,拨打公益心理热线12320,请专家解答。

或点击图片

在线向专家提问!

今天文章的主题来源于和一个朋友之间的一场有趣的对话。她对我说,在今年之前,她都从来没有终结过和重要他人之间的关系。她会不断地回头找那些在她生命中留下过重要印记的人,与他们保持某种联系。很多次她都以为自己终结了这些关系,但实际上,双方还是在某种关系中,她还会在一段时间后回头。


后来,在她与她现任的心理咨询师的关系中,也出现了这个问题。她决定和咨询师结束咨访关系,但又会重新预约他。再结束,再回头,如此反复。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她还没有能够彻底离开过任何一个曾经重要过的人。


今天我们来聊聊“终结”这件事。


01.为什么终结很重要?

专业领域对于终结(termination)这个话题的讨论,最常出现在心理咨询师与来访间的关系中。但其实,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避不开“终结”这个命题。一生中能够始终相伴的人是非常有限的,就算真的做到了一生相伴,也终会有死亡将我们分离。


甚至,有一些关系的建立就是以终结为目的的。除了咨访关系以外,常见的在建立之初就是为了结束的关系还有师生关系和亲子关系。这样的关系是特殊的,它们最大的共同点在于,关系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另一方在和自己分离之后,能够独立地过得更好。当然,即便如此,终结重要关系的过程依旧十分艰难。


而为人父母这个命题之所以如此困难,也与它“须要完成分离”的性分不开。如果父母永远不真正“送走”孩子,孩子不能真正“离开”父母,对孩子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只有那些非常重要过的关系,才有“终结”的议题可言。因为深入地彼此影响过,那些不重要的人,你其实也并不会意识到你们的分离。

02.终结是一个特殊的时刻

关系“终结”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既是一个危机的时刻,也是一个发展的时刻(Quintana, 1993)


终结之所以是一个危机的时刻,是因为我们很多情绪性的反应会在这个节点被激活。尤其是人生中那些还没有得到解决的、与失去有关的感受,人们的心理状态面临着顷刻崩塌的可能。在咨询中,它也是最容易引起问题复发的一个节点。


人们在面临重要关系失去的时候,往往有着痛苦的感受。而每个人在这个时刻,都有一些已经获得的既往的经验、对关系终结的认识。如果对于终结有着恐惧的感受、或者曾经发生过不好的事情,我们会在再一次面临终结的时刻,被激发过去习得的思维和行为模式。


我们会发现,本已经平静下来的自己,再次变得心情激荡、充满猜疑、逃避面对、甚至主动做出伤害对方的行为等等。终结是一种刺激,它激活了我们未解决的问题。


而终结也是成长的时刻,是因为很多时候,人们在没有被激活这些方面时,他们并没有机会去深入理解、或者直接调整自己的某些不良的部分。也许是由于这些问题发生在久远之前、已经距离现实生活很遥远了,他们甚至会忘记了自己还存在着这些问题。而在情绪被激活的时刻,他们才重新经历这一切,并再一次有了机会,去理解自己的这些被激活的反应、去发现自己还有别的处理方式,重新彻底解决自身的问题。 


03.为什么终结会如此痛苦?

在完形心理学的观点中,一个人的自我图式(self-schemas)的建立过程中,重要他人的影响是不可或缺的,甚至可以说是最关键的组成部分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每一次重大的告别都伴随着一部分自我的死去。


换言之,人们与这些重要他人的关系,是自我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和这个人的关系终结了,自我就会出现一部分的缺失——觉得自己少了一块。人们会觉得,自己从某种程度上“吸收”了一部分的对方,融入进自己。因此,在关系终结时,大多数人都会出现一种“不完整感”。当关系越是深刻时,这种不完整感就会显得越发强烈,甚至严重影响到人们的自我认知。


另外,还有可能是因为这些人和他们发生过重要的联结,所以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他们自己是被需要的。这和自我的存在主义有很大关系——它给了人们存在感。因此,重要关系的终结会激发大量的空虚感,以及带来自身存在感的改变。


04.为什么和过去终结,对于一些人来说尤其难?

1. 无法终结重要关系,看起来是过去的问题,而本质反映的是当下的问题。


许多人不愿意和过去终结,是因为无法、或者不愿和当下发生足够深刻的关系。


他们身上所表现出的一个模式是:比起当下的关系,更愿意感受到自己对过去某段关系的看重、依赖、需要、深情等等。文首提到的这位朋友就反思到,她一贯更愿意感受到自己与过去的人之间存在难以割舍的感情,对当下的人和关系则很难感受到联结。


她自我分析道,这可能是因为过去的关系“已成定局”,无论好坏,都已既成事实,不存在更多的伤害自己的风险。相比而言,与当下的人建立联系是一件更为风险重重的事。因为她在潜意识的控制下,几乎很难感受到当下可以随时接触到的、真的有机会加深的关系的重要性。


换言之,他们更愿意和过去的人、已经失去的人保持重要的联结感,他们与过去保持某种程度的持续联系,这是一种既不是拥有、也不是完全告别的状态,从而一定程度上降低自身的孤独感。但他们会这样表现的原因,是他们无法处理好当下(可能的)重要关系。


有趣的是,一旦当下的关系成为了过去的关系,他们就会开始试图挽回和纠缠。他们会更愿意承认过去关系的重要程度,因为它过去了,也就意味着它是确定的,也是安全的。与此同时,他们看待其的眼光也更加包容了——对于过去的关系,他们更容易自洽,也更能够不在意、原谅,甚至接受它是有瑕疵的。


但归根结底,尤其难以与过去终结的人,可能还是因为他们在现在有所缺失,因此才必须从过去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联结。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或许不是紧握住应该终结的东西不放,而是着眼于当下的那个“应该在那儿”,但却不在那儿的东西。思考现在的生活缺失了什么,才能联结到当下和未来。


想解决过去的问题,其实必须通过解决当下的问题。


2. 每次终结都做得过快和过绝对


除了未意识到的、当下的缺失,难以真正终结的人还往往是由于他们的每一次终结都做得太快和太绝对,这是一种常见的、不良的情况。比如那种一言不合就拉黑,或是没有给双方任何沟通机会就老死不相往来的人。


这样做的后果是,他们没能去探索那段关系中,在那个时间段所有的信息。在这个前提之下,他们做出的决定也通常没有真的经过深思熟虑,也并非真正从心。因此,在草率终结之后,一旦出现了新的信息,或是他们注意到了之前不曾注意到的信息时,他们的内心就会开始动摇,开始懊悔。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会反反复复地进入那个“终结——纠缠”的循环。


一些人总是迫切地想要立刻完成终结这个动作,而有些人则不那么迫切,是因为每个人对认知闭合的需求是不同的(Kruglanski & Webster, 1996)。认知闭合的需求指的是,一个人在一个模糊的语境/情境中去寻求一个确切答案的动机。相关领域的研究者认为,每一个人对于认知闭合的需求程度是不同的,这是一种相对稳定的个人特质。


也就是说,一些人对“模糊”的忍耐度是更高的,他们也没有那么强的动机去立刻获得确定的结果。而另一些人则尤其需要一个立即的、确定的答案。对于后者而言,去探索所有的信息,再完成真正的终结是一件过于痛苦的事。


无法忍受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尽力付出时间与精力,去探索能够获得的所有信息,深入思考,是因为这些人害怕面对现实。他们是一群更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人:尤其是那些无法实现的愿望,以及这种无法实现可能包含着的关于自身的信息——“我不能心想事成”、“我不被需要和喜爱”等等。


可以说,直面现实是好的终结的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没有对现实的直面,就没有好的终结可言。

05.怎样的终结是好的终结?

就像上面提到的,一个真正的终结,一定建立在人们已经探索完了所有的信息的前提之上。当一个人尽可能地去探索、获取了所有的信息,并在此之上得出了一个复杂的结论,做出终结的行为,才能达成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认知闭合。


而我能想到的,一种特别理想的终结方式,或许是发生在成熟的人们身上的“好心分手”(并不仅仅特指亲密关系中的“分手”)。这样的终结不一定是发生在两个成熟的人之间,但它要求发起方必须是足够成熟的。


回到咨访关系中,伦理要求咨询师不能随意中止和来访者的关系。只有当咨询师确信,从对方(来访)的利益出发,持续下去现在的咨询关系不再能够让对方受益,无法帮助到对方,甚至会伤害到对方时,他们才可以发起关系的终结。 


现实关系和咨询关系不同,两个人之间并不是委托关系——没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从另一个人的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平衡两个人的利益关系,是终结关系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但好的终结,第一个标准仍然是,有一方真诚地觉得,继续这段关系将让关系中的一方或双方利益受损。


很多时候,终结和遗弃之间只有一墙之隔。人们常常会用“我要终结关系是为了Ta好”宽慰自己,但他们其实没有真的面对为什么自己想结束这段关系的原因。没有真诚,几乎很难有好的终结发生。


好的终结的第二个标准,是双方被赋予了机会,深入的探索终结时刻自己的感受,讨论了终结为什么发生,可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如果在关系终结的时候,双方能够说出自己的感受,有充分的交流的空间,这段关系的终结将对人有更小的负面影响。


好的终结,对关系而言,也是一种好的结果——不是只有永不分离才是好结局。好的终结能让我们从中获得显著的成长,能够加深我们对自身的了解,也能影响我们后续的三观。好的终结不会留下太多让自己困惑的情绪、不会遗留和压抑太多尚未解决的情绪。尽管人们仍然会为好的终结悲伤一段时间,它却不会对我们造成太过深远的负面影响。


回到文章开头的这位朋友,她说,有意思的是,当她意识到自己始终活在“过去”的关系里,而忽视当下的时候,当她发现自己从没有彻底终结过关系,理解了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之后,她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一个一个彻底终结了那些过去曾经重要过的人事。


她说,原来这才是终结的感觉。那些人沉没到意识和记忆的深处,像所有的记忆一样,他们仍然存在,只是你的注意力越来越少被分配到那里,即便想起了他们,也不再有激烈的情绪被激起。终结的感觉是,尽管仍然还能找到他们,却已经不再有想去联系的冲动了。


在那之后,她开始有了更多的约会。那个曾经缺失的当下与未来的可能,回到了她的生命图景里,她开始朝着现在和未来去活着,我能看出她从这些终结的过程里,结晶化了一些感受和体验。而她说她最大的成长是意识到,以前总把无法终结的责任推给别人,现在才知道,关系的终结不像关系的建立,终结只需要自己一个人自己的处理就够了。


今天的文章最后,我想祝你终结所有不圆满的过去。生命会更宽广,你会更快乐。


(转自微信公众号“Knowyourself")

重庆12320心理援助热线

根据《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病预防控制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渝卫办疾控发﹝2015﹞318号)附件《2015年度重庆市重大公共卫生项目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项目实施方案要求,重庆市12320卫生热线与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并... [详情]

在线留言问专家

友情链接

中国心理学会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与心理学院 心援网 简单心理 壹心理

关注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请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