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焦虑专题>内容详情

小心你的情绪“感冒”了

发布人:信息发布员发表于:2018-11-08 11:23:25 阅读(15)Alternate Text收藏

分享到:0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候——内心充满压力、焦虑、烦躁和困惑,积郁在胸中找不到释放的出口。这样的状态,有时可能要持续好几天。但是,当这些压抑、抑郁的状态持续超过两周,这时就需要考虑:你的情绪可能“感冒”了。
现代人物质资源富足,生活质量越来越高,休闲方式愈来愈丰富,但是在快节奏和竞争高压下,越来越多的人们躲在看似坚硬的外壳里独自消化着所有“不开心”。
近日,记者就抑郁症和躁郁症这两种常见的情绪“感冒”,采访了汕头大学精神卫生中心的许崇涛教授和赵颖琳医师。原来,在医生们的眼中,用科学的方法拯救“不开心”没有那么难,抑郁症和躁郁症也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精神病”。
“抑郁症”“躁郁症”更偏爱精英人群?
近年来,“抑郁症”“躁郁症”“双相精神障碍”等词汇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离我们越来越近。值得注意的是,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似乎都是些外表看上去非常光鲜亮丽的人。
例如,一位名牌大学毕业的年轻小伙子,成功应聘到一线城市的一家国企,薪金待遇优厚。这在别人看来一路“开挂”的人生,却突然传出他“抑郁”的消息。
是不是躁郁症、抑郁症更偏爱精英人群?针对这个疑问,许崇涛教授给出了详细的解答。首先,“抑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抑郁症,为单相障碍,即每次发作都是抑郁,无躁狂发作;另一种是双相障碍抑郁发作,也称躁郁症,即有时抑郁发作,有时躁狂发作。当然,由于甲状腺功能异常也常常引发情绪问题,特别是甲状腺功能减退,因此也需要进行甲状腺功能检查。
“文学家卡夫卡就是一个情绪比较低落的人,带有忧郁气质。这类人对事物的敏感性高,感知、感受能力更强,容易忧郁,所以容易出现抑郁。而一般的人,所谓‘神经大条’的人,遇到事情之后并不会多想。所以感受更多、想太多,相对容易出现抑郁。”许教授说。
双相障碍患者,其情绪高低的波动性更大。至于发病人群,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但是抑郁症也好,双相障碍也好,这里面的确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双相障碍的患者,在躁狂发作的时候,表现为兴奋、自我感觉良好、情绪高涨、思维反应能力增加。在躁狂发作不太严重(即轻度)的时候,其工作效率、艺术创造力增加,包括工程师的设计,其作品的联想丰富、思维更广阔、更具创新,就显得比一般人更好。但是,也有很多患者因为发病早、病情重,对其个人的创造力、社会功能影响严重,进而阻碍到其个人学习、工作的进一步发展。
据国外的研究数据显示,情绪障碍的患者,在蓝领阶层中发病的患者更多,究其原因就是发病过早,妨碍了患者个人学习、工作能力的发展,从而阻碍了患者后续的发展。所以,并不是说抑郁症和躁郁症更青睐精英。这也提醒我们,一旦出现抑郁、双相障碍,及早和坚持治疗是对患者社会功能的保护。
“举个例子,像梵高,他是一名双相障碍的患者,轻度发作的时候,对其艺术创作有益,但是重度发作的时候,一定会妨碍他的艺术创作甚至正常生活。”许教授告诉记者。
“病耻感”普遍存在于精神类疾病患者中
“病耻感”三个字,对于一般人来说似乎非常陌生,但是它却普遍存在于精神类疾病患者中。
许崇涛教授告诉记者,“社会上人们歧视的眼光给精神障碍患者造成的无形的‘隔离’,其伤害更甚于精神病院铁栏杆、铁门窗里有形的隔离。社会给精神病人的歧视使得当许多人患上精神类疾病的时候,特别担心别人知道自己有精神疾病,从而被周围的人歧视。”
据许教授介绍,因为担心影响人际关系、工作,甚至是升迁,一般来讲,患者都会尽量隐瞒患病的事实。“好在,抑郁的患者因为在发病的时候非常痛苦,有相当大部分的病人即便知道有‘病耻感’的存在,也愿意来接受治疗。这个时候,作为一名医生,我们就更加鼓励他们,接受自己,同时积极改善和治疗这个疾病。”
但是,患者在躁狂发作的时候,因其情感高涨,持续亢奋,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常常会觉得拥有高于一般人的才华,并不会有“病耻感”。然而因为患者持续表现为异于常人的兴奋,反而更容易被周围的人看出来所谓的“不正常”。当患者躁狂的症状消失或被控制后,也会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躁狂发作是一种精神类疾病,进而产生病耻感。
社会角色是否受影响是判定是否疾病的重要因素
“对待这类情绪障碍患者,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心理支持。普通人并不懂得区分精神类疾病的分类,一听到‘精神疾病’四个字就先被吓到了。但其实,它就是正常情绪的‘严重化’。”许教授解释,“每个人都会有情绪问题,每个人都有情绪低落或者兴奋的时候,只不过这些患者的抑郁或情绪高涨更严重、持续时间更长,虽然超出了患者自身的可控范围,但是与精神分裂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比如,正常人的抑郁情绪不会超过两周,正常人持续兴奋的情绪也不会接连持续七天以上。更重要的是,抑郁也好,躁狂也好,“患者的社会角色有无受到影响”也是医生判定是“疾病”还是“情绪波动”的重要因素。例如,学生有无影响学业,成年人有无影响到日常正常的工作、社会交往,有没有出现自我照料困难等。
“只有在这些症状同时存在时,医生才会考虑患者是抑郁症发作或躁郁症发作。”许教授说。
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服药
此外,对于如何界定什么程度的抑郁症、躁郁症病人需要服药,许教授表示,轻度到中度抑郁,并有明确的外因刺激的患者,可以先不用吃药,配合心理咨询的疏导和多做运动治疗。
但是对于中度以上的抑郁和双相障碍的患者来说,在这个时候,心理疏导必须配合着药物治疗才能起到作用。而服用药量的多少,取决于病人对药物的代谢、对药物治疗的反应。
“每个人的耐受程度不一样,就像喝酒,每个人能喝多少酒会醉都不一样,是相似的道理。通常,在临床症状消失后,病人需服药两年以上,而病情反复发作的病人服药的年限更长。当然,随着病情的改善,药量会逐渐递减,到最后就是起到巩固疗效的作用。”许教授说。
“其实,当病人对自己的疾病了解得越多病耻感就越低,像规范的治疗所需的时长、疾病对自己后续可能产生的影响等,病人信任医生,积极主动配合治疗,预后效果也就越好。”许崇涛教授表示。
赵颖琳医生告诉记者,许多患者不肯服药,或者其家属不支持服药,基本上是出于对药物的担忧和对治疗精神疾病药物的误解,错误的认为吃了会变傻、变呆。至于用药的剂量和种类,根据疾病治疗的急性期、巩固期阶段不同,在国内外都有其明确的治疗指南和标准。
温馨提示
给予病人关心鼓励要适度
人的一生当中都有可能经历这样的状态,所以给予患病的人关心、理解、鼓励和支持,非常重要。
“我们通常希望患者家属陪同患者一起就诊,便于家人理解疾病,予以支持。我们发现,躁狂症还好,因为患者发病的时候会‘惹麻烦’,家长能‘看得到’孩子生病了。但是对于抑郁症,普遍存在家长不重视、不理解,以为就是思想认识问题,甚至对患者采取批评教育的方式,贻误病情。”许教授说。
国外有研究表明,高情感表达的家庭,即患者家属对患者过度关注、过度关心,或冷漠、对病人打骂、责骂等带有攻击性的情感表达,均不利于病人的康复。而低情感表达的家庭,即给予患者适度的关心和鼓励,把患者当做未生病的人对待,反倒有利于患者的恢复。

医生提示,可尝试使用“冥想减压法”。冥想是减轻人们心理压力的一个较好的方式,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坐或平躺,放松身体,专注呼吸,对脑海中出现的念头不抗拒,不评判,只专注呼吸,这样,真正的放松和宁静便会随着用心呼吸而自然产生。


来源:人民网

重庆12320心理援助热线

根据《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病预防控制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渝卫办疾控发﹝2015﹞318号)附件《2015年度重庆市重大公共卫生项目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项目实施方案要求,重庆市12320卫生热线与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并... [详情]

在线留言问专家

友情链接

中国心理学会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与心理学院 心援网 简单心理 壹心理

关注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请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