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睡眠专题>内容详情

华山论药之失眠药怎么吃

发布人:信息发布员发表于:2019-01-04 09:45:30 阅读(2865)Alternate Text收藏

分享到:0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药学部  彭元求 


今天是个适合野炊的好天气,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一行来到华山之巅,召开第一届华山论药。


现场气氛非常热烈,今天讨论的病例是1位75岁的黄婆婆,因不慎中了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导致睡眠障碍,也就是俗称的“失眠”。

只见黄婆婆表现出了入睡困难(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睡眠维持障碍(夜间觉醒次数≥2次)、早上很早就醒来、每天总睡眠时间<6h等一系列症状,她感觉个人的睡眠质量下降了,白天上山摘苹果也无精打采的,总之,她觉得蛤蟆功的威力还是蛮凶猛滴~~



Before

After

受害者黄婆婆

作为不按常理出牌、视礼法如粪土的典型,黄老邪主张抽烟醉酒、嗨歌跑步等非主流方式以毒攻毒,麻痹肉体、耗竭精力。


老毒物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马上举手同意。洪七公平时就烟酒不离身,他认为世上没有一瓶酒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瓶!这俩货赞成黄老邪的观点。


而老和尚主张清心寡欲,针对黄婆婆的病情宜采用心理行为治疗方法,主要是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insomnia,CBT-I),其本质是改变患者的信念系统,发挥其自我效能,进而改善失眠症状。

翻译成“人话”,就是要帮助黄婆婆养成良好的睡眠习惯,放松心情消除应激、紧张和焦虑,恢复卧床作为诱导睡眠信号的功能,缩短卧床清醒时间,减轻失眠的心理负担等。


轮到重阳真人发言了,据史书记载,当时他啥也没说,只扔出一本人卫版的临床医学七年制教材,那么它就是王重阳主编的第八版——《九阴真经》。


众人翻开真经,找到第10086章“睡眠障碍”,书上别着几张小卡片:

目前治疗失眠的药物

1. 苯二氮䓬类受体激动剂(benzodiazepine receptor agonists,BZRs)

(1)苯二氮䓬类药物(benzodiazepine drugs,BZDs):较常用的有艾司唑仑、阿普唑仑、咪达唑仑、三唑仑、地西泮、劳拉西泮、氟西泮、替马西泮、夸西泮、氯氮䓬等。

非选择性激动γ氨基丁酸受体A(GABAA)上不同的α亚基,产生镇静、抗焦虑、肌肉松弛、抗惊厥的作用。

其中三唑仑在我国纳入第一类精神药品管理,其他的纳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也就是俗称的“精二药品”,医生开具这些药品需要使用专门的“精一”或“精二”处方。

(2)非苯二氮䓬类药物(nonbenzodiazepine drugs,non-BZDs):较常用的有酒石酸唑吡坦、右佐匹克隆、扎来普隆等。

选择性激动γ氨基丁酸受体A(GABAA)上的α1亚基,主要发挥催眠作用。半衰期短,次日残余效应(宿醉现象等)较低,一般不产生日间困倦,药物依赖风险较BZDs低。

2. 褪黑素和褪黑素受体激动剂(Melatonin and Melatonin agonists)

褪黑素是一种参与调节睡眠-觉醒周期的激素,褪黑素受体激动剂包括雷美替胺(Ramelteon)、阿戈美拉汀(Aagomelatine)等,可作为不能耐受BZRs的患者或已经对BZRs产生药物依赖的患者的替代治疗。

3. 抗抑郁药(Antidepressants)

部分抗抑郁药具有催眠镇静的作用,在失眠时伴随抑郁、焦虑情绪时可选用。包括多塞平、文拉法辛、度洛西汀、帕罗西汀、曲唑酮等。

第一类药物(BZRs)是最常用的镇静催眠药物。


重阳真人微微一笑:请翻到第3.1415926页,这里有详细解答:

常用镇静催眠药

用法用量和主要适应证


偶明白了!黄婆婆得了指点,正要答谢下山,南帝喊住了她。



服用镇静催眠药物

注意事项

1. 服用镇静催眠药,可出现日间困倦(宿醉现象)、头昏、肌张力减退(肌肉松弛)、跌倒、认知功能减退等不良反应,持续使用BZDs类药物在停药后可能会出现戒断症状(表现为焦虑、震颤、恶心或呕吐、心慌、头痛、虚弱、失眠等,严重者表现类似震颤谵妄或癫痫发作)。因此,应遵医嘱服药,以减少上述不良反应发生的可能性。

2. BZDs类药物中,三唑仑和咪达唑仑不良反应和成瘾性严重,临床已经较少应用;氯硝西泮和氟西泮、硝西泮应注意防跌倒和骨折,老年人慎用;艾司唑仑、阿普唑仑、地西泮、劳拉西泮相对较安全,但也应按医嘱规律用药,切勿自行加减剂量或更改服用频次。

3. non-BZDs类药物中常用的右佐匹克隆、唑吡坦正常服用一般不产生日间困倦(宿醉现象)和药物依赖,但长期或大量使用也会出现宿醉现象(日间困倦)和耐受性增加(需要加大剂量才能达到之前的催眠效果)。

4. 镇静催眠药一般在夜间睡前口服,每晚服用1次,称之为药物连续治疗。但对于慢性失眠患者,提倡non-BZDs(唑吡坦、右佐匹克隆、扎来普隆等)的药物间歇治疗,即每周3-5次服药,而不是连续每晚服药,至于具体哪一晚服药,可以根据睡眠需求“按需”服用。避免突然停药,停药应逐步减停,可采取逐步减少夜间用药量和/或变更连续治疗为间歇治疗,减停过程有时需要数周至数月,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或避免失眠反弹。



大家对纷纷王老大表示:墙都不扶,就服YOU!


参考文献:

[1]中国睡眠研究会.中国失眠症诊断和治疗指南[J].中华医学杂志, 2017, 97(24).

[2]Hinkelbein J, Lamperti M, Akeson J, et al. European Society of Anaesthesiology and European Board of Anaesthesiology guidelines for procedural   sedation and analgesia in adults[J]. European Journal of Anaesthesiology,  2018, 35.

[3]Sateia M J, Buysse D J, Krystal A D, et al.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Pharmacologic Treatment of Chronic Insomnia in Adults: An 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J]. Journal of Clinical Sleep Medicine, 2017, 13(2):307.

[4]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睡眠障碍学组. 中国成人失眠诊断与治疗指南[J]. 中华神经科杂志, 2012, 45(7):534-540.

重庆12320心理援助热线

根据《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病预防控制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渝卫办疾控发﹝2015﹞318号)附件《2015年度重庆市重大公共卫生项目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项目实施方案要求,重庆市12320卫生热线与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并... [详情]

在线留言问专家

友情链接

中国心理学会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 西南大学心理学部 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与心理学院 心援网 简单心理 壹心理

关注官方微信

了解更多资讯请扫我